《唐人街探案3》打开经济共振和文化融通"快速路"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支菲娜
《唐人街探案3》打开经济共振和文化融通

[导读]在日本东京进行第四次抗疫“紧急事态宣言”的7月9日,以东京为主要取景地的陈思诚导演作品《唐人街探案3》在日本102家影院、共121块银幕开画,启动长达百余日的日本市场公映周期。

原标题 《唐人街探案3》走出国门:打开经济共振和文化融通的“快速路”

“唐探宇宙”如果能继续按照拍一部电影走一个国家的步骤,保持并不断提升品质,相信能成为电影界探寻中外民心相通、文化交融和经济共振的重要现象。在其传递出的商业信息外,“唐探宇宙”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自有国民IP品牌的世界影响力,更让世界看到了以电影为代表的中国文化交流与产业交流,它是美美与共的。

在日本东京进行第四次抗疫“紧急事态宣言”的7月9日,以东京为主要取景地的陈思诚导演作品《唐人街探案3》(下称“《唐探3》”)在日本102家影院、共121块银幕开画,启动长达百余日的日本市场公映周期。热映之下,这部影片给疫情蔓延、奥运之下的日本社会带来了一些明快积极的安慰,也许其根植的“唐探宇宙”也将为中外电影交流探索出一条经济共振与文化相融的“快速路”。

经济的共振:《唐探3》公映规模让不少本土片望尘莫及

改革开放以来,中外电影合作日趋频繁,以日本为代表的外国资金在中国以合作拍摄或者协助拍摄的方式来到中国,在制作了不少优秀作品的同时,也为中国电影的发展带来了利润、工艺和艺术视野。自2011年中国GDP位列全球第二、2012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以来,中外电影合作的“主导权”开始转移到中国,更多中国电影也不仅仅将目标放在国内,而是试图打开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

续集电影《唐人街探案》进化到第三部,探索了较为大胆巧妙的制作方式,进一步展现出了其“唐探宇宙”对国际市场的勃勃雄心。作为第一部在日本长期大量取景的中国商业大片,《唐探3》的阵容在近年来中日合作的电影作品中,恐怕也是首屈一指的。中国剧组的高度专业化水平、为创作不惜重金的样态,通过从妻夫木聪、染谷将太、长泽雅美这些青年明星到三浦友和、浅野忠信、铃木保奈美等多代际日本明星之口,传递到民众之间,形成了对当下中国商业大片的广泛直观认知。

《唐探3》的公映规模和体量,显示了日本市场的信心。中国市场习惯了“千院一片”,大多数电影都号称能在1万余家影院起片,一些高票房影片甚至可以在首周末获得30%以上的排片率,动辄每日排10万场。但日本院线市场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即便日本史上最高票房影片《鬼灭之刃》,2020年在403家影院公映时已被媒体惊呼“史无前例”。基于华语市场和澳新市场的成功,《唐探3》获得日本龙头电影公司东宝的加持,在以东京国际电影节主会场——东宝六本木影城为代表的102家全国大型知名影城起片,已令不少本土影片望尘莫及。同期的所有影片中,《唐探3》的票房排行第8。根据7月25日统计数据,公映以来《唐探3》已获得约6500万日元票房。

当然,不仅仅如此。《唐探3》在日本取景共64天、涉及日本11个都县,剧组留下了1∶1复刻的全球最繁华路口——东京涩谷全向交叉路口外景,后来为多部影视剧所利用。根据日本内阁府2020年实施的调研,《唐探3》还未上映,就已为日本带来30亿日元(约合1.8亿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效益和1051亿日元(约合60亿人民币)的综合经济效益。

毫无疑问,“唐探宇宙”行路至此,已经形成了与对象国强烈的经济共振效应。回想1988年日本到中国来拍摄的电影《敦煌》为敦煌带来的人文和经济效益,也许以“唐探宇宙”为起点,中国也能向世界持续传递电影工业化发展的气势和魄力。

民心的融通:好评集中于“看到了外国人眼中的日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气势”

电影是观众用脚投票的结果。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品质的提高,日本市场对中国电影的接受度进一步扩大。中日合拍的《妖猫传》是日本人耳熟能详的题材,观影人次逾100万;2019年9月在东京池袋某影院以“水滴式”放映获得口碑的动画片《罗小黑战记》,于2020年11月7日在全日本117家影院公映,观影人次约30万。这些电影票的背后,不仅仅是旅日华人华侨的身影,更多的是对电影有兴趣、对中国有兴趣的日本普通观众。

中日两国的电影交流之频繁,也让人看到了阻隔不断的民心相通。2015年3D版《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华公映取得逾5亿元票房之后,日本电影在中国市场逐渐复苏。无论是各大电影节的特别单元,还是中国电影资料馆等机构策划的专题展映,甚至是杭州、成都、昆明、贵阳、厦门等新一线和超二线城市的主题展映,日本影展总是吸引了远近的日本文化爱好者和影迷。是枝裕和、岩井俊二、吉卜力工作室等名字,早已不局限于创作者风格和作品本身,而是“破圈”成为大众熟谙的日本文化品牌。

“唐探宇宙”不是合拍片,而是中国自有的、成熟的大型IP。这是它与此前的中外合作影片最大的不同之处。《唐探3》在日本上映一周以来,在日本代表性评分网站eiga.com的评分稳定在3.1分,超过了《刺客聂隐娘》的2.8分、《妖猫传》的2.7分、《攀登者》的2.8分。从日本观众的反响来看,好评集中于“看到了外国人眼中的日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气势。”“期待《唐探1》《唐探2》也能在日本公映。”“正是在疫情笼罩之下的时代,才更需要如此爽快的电影”。

从三位侦探的国籍设置(原本托尼贾的角色是韩国代表性演员河正宇),到对日本战争遗孤(“残留孤儿”)这一中日历史问题的观照,《唐探3》试图在娱乐之中加入严肃的思考,尽管这也是它略被诟病之处。有意思的是,同在2021年播映的影视剧作品中,还有两部也关注到了日本战争遗孤问题,一部是鹏飞导演的电影《又见奈良》,讲述中国养母远赴日本寻找曾养育过的日本养女,并以她的视角,看到了千姿百态的日本遗孤群体;一部是日本电视剧《铁证悬案·第三季》的第九集,三浦友和主演的刑侦队长,遇到了一个关于日本战争遗孤回国后遭遇孤独与绝望的案件。它们与当年讲述日本遗孤成为中国高僧的《清凉寺钟声》(1991年),乃至电视剧《大地之子》《小姨多鹤》等作品,已明显有了不同的语境和诉求。

一条“快速路”:聚焦中外文化的交汇点,彰显中国故事IP品牌

几十年来,中国的杰作通过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展获得奖项,引得全球瞩目,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电影在普通外国观众中间仍很难“破圈”。中国电影在海外的高光类型,仍有较大局限性。

唐人街是外国普通民众接触中华文化的重要场域。历史上,唐人街是中华文化在异域生根发芽的支点,持续展示着异邦语境下中华文化热闹而烟火气的部分,也凝结了华侨民众奋斗的血泪史,更隐秘了许多不堪往事,电影作品中的唐人街也曾经被奇观化,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中非合作、区域经贸一体化等多边外交的推进,中外民间交流日益频繁,栖身海外的华人群体正在进一步扩大,唐人街也许会在更多国家和地区成型,也许会以更多样、更碎片化的社区形式存在,需要更多以新方式传递新华人形象的电影作品来吸引外国普通民众。

“唐探宇宙”的题材正是巧妙聚焦了中外文化的交汇点。以它为代表的中国电影自有IP刚刚起步,不足之处仍然是清晰可见的。仅就《唐探3》,人物形象设置、对年轻世代的讨好,甚至是音乐和镜头的堆砌,都体现了它作为一部娱乐片的“快消”性质。但,中国电影发展至今日,对电影的批评应是多元的,可以有艺术的尺度、技术的尺度、商业的尺度、意识形态的尺度,等等。大疫复苏的关键时刻,在电影文化交流的尺度上,“唐探宇宙”在澳洲、新西兰、东南亚各国、日本、美国的反响,显示了这一题材的持续力、生命力和“现场力”。

“地上本没有路”。“唐探宇宙”如果能继续按照拍一部电影走一个国家的步骤,保持并不断提升品质,相信能成为电影界探寻中外民心相通、文化交融和经济共振的重要现象。《唐探3》传递出的,恐怕不仅仅局限于日本演职人员发出的“投资经费在日本大片的十倍以上”,“从商业的角度来讲,中国真是令人头疼的竞争对手”等感慨。“唐探宇宙”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自有国民IP品牌的世界影响力,更让世界看到了以电影为代表的中国文化交流与产业交流,它是美美与共的。

(作者 支菲娜 编辑 王雪瑛)

责任编辑:刘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