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好好:不悔刀马旦 永远为戏曲事业风风火火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王筱丽
谷好好:不悔刀马旦 永远为戏曲事业风风火火

[导读]从昆曲“落寞时代”的亲历者,到缔造昆曲“最美时代”的参与者,谷好好常说,昆曲之于她经历了从生存到生活,再到生命的角色转换,而这份与昆曲厮守终生、为戏曲奉献一生的执着来源于热爱、更源自信念。

谷好好,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党委书记、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上海市戏剧家协会第八届主席,1997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自1986年起从事昆曲事业,全面继承了武旦、刀马旦的表演技巧,享有“百变刀马”的美誉,凭借《红泥关》获得文华表演奖、凭借《一片桃花红》和《扈家庄》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凭借昆剧《五子登科——谷好好专场》获得“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自2013年起出任管理岗位,秉承“出人出戏出影响力”的宗旨,身兼传承创作、人才培养、队伍建设、推广发展等多项任务。

“昆曲之于我经历了从生存到生活,再到生命的角色转换,而这份与昆曲厮守终生、为戏曲奉献一生的执着来源于热爱、更源自信念。”

昆剧电影《邯郸记》的摄制工作、新戏《自有后来人》的创排、上海昆剧团“霓裳雅韵·兰庭芳菲”系列庆贺活动、宛平剧院的运营事项……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党委书记、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的时间表总是排得满满当当,与她的采访约了几次都只能见缝插针地聊。因为忙,所以她的语速很快,但声音总是那么爽朗、充满着干劲,丝毫听不出疲惫之感。

作为昆曲演员,谷好好是出了名的“戏痴”“拼命三娘”;转型管理岗位后,刀马旦风风火火的行事风格却丝毫不减。从昆曲“落寞时代”的亲历者,到缔造昆曲“最美时代”的参与者,谷好好常说,昆曲之于她经历了从生存到生活,再到生命的角色转换,而这份与昆曲厮守终生、为戏曲奉献一生的执着来源于热爱、更源自信念。

学戏六年转行,挡不住的锐气支撑她熬过落寞

1986年的盛夏时节,13岁的谷好好从温州乘了20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只身来到上海,在彼时少女的心中,大上海是一个有漂亮皮鞋和冰淇淋的地方。在温州少艺校,谷好好学的是舞蹈,本怀揣着当舞蹈家梦想的她却阴差阳错地叩开了上海戏曲学校的大门,就这样,昆曲如命运般进入了她的生活,再也没有离开。

戏校八年的时光是谷好好青春时代的所有记忆,而如今她爽快、说一不二的性格在学艺时期的“转行风云”中便能窥见一二:前六年谷好好身处闺门旦,《牡丹亭》是启蒙戏,“杜丽娘”是最常伴的角色。学着学着,她发现了不对劲,相比舞水袖的闺门旦,她更爱耍枪弄剑的刀马旦;相比“谈情说爱”,她更喜欢在舞台上“做英雄梦”。“我听说您想找个能脚掏翎子的学生,我会。”她毅然找到“武旦皇后”王芝泉毛遂自荐,向老师学习的第一出戏就是英姿飒爽的《挡马》,干脆的基因就此展露无遗。

1994年,谷好好和“昆三班”的同学们进入了上海昆剧团,那似乎是昆曲“最坏的时代”:台上人比台下多、演员们为维持生计晚上端盘子打零工、剧种甚至被提议“可以送进博物馆”……谷好好的不少同学都选择了转行,她却仍“傻傻地”、日复一日地和地毯做朋友,拼了命地练功。面对黯淡的市场和前景,谷好好不是没有泄气的时候,“有一天在练功房,我第一次扯下了王昭君的头盔,那时真的不想练也不想唱了”。谷好好对记者说。然而,倔强的刀马旦怎么会轻易放弃,第二天她还是准时在团里报到,“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还没被垂青,说明我还不够努力”。

正是在这段时期,谷好好成为了入党积极分子。“当时团里的老一辈艺术家,特别是我的老师都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我觉得我不仅要传承老师的戏,更要学习老师的做人。我想成为昆曲优秀的接班人,想把昆曲事业融入我的生命中,我觉得入党将成为成就我梦想的坚实力量。”1997年12月,谷好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许下的“终生为昆曲事业奉献”的初心也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从未忘记。

舞台巅峰时期退居幕后,只因有更重要的责任

功夫不负有心人,付出的汗和流下的泪最终化作舞台上闪耀的光芒。2001年5月20日,对谷好好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那天,谷好好在天蟾逸夫舞台举办了个人专场演出,成为“昆三班”里的头一个,一连带来了《扈家庄》《水斗》《守门杀监》等多个拿手好戏,“唱念做打翻”门门精通的谷好好就此在戏迷心中留下了印象,也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起新一辈昆曲人的成长。

也是在那一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宣布昆曲入选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就像冥冥之中的缘分提醒我,我将为这份事业坚守一生。那一刻,我心中被满满的责任感所充盈,明白我跟昆曲的情缘永远剪断不了。”谷好好说。专场演出过后,谷好好“百变刀马”的艺术风格逐渐形成,舞台表现日趋成熟。

纷至沓来的荣誉证明谷好好的坚持没有错:2007年,她凭借《一片桃花红》和《扈家庄》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摘得了上海昆剧界30年里的第一支“梅花”;2010年,她凭借昆剧《五子登科——谷好好专场》获得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2013年,她成为继尚长荣和蔡正仁两位老艺术家后,第三位获得文华表演奖的上海戏曲人。

正是在收获文华奖的这一年,谷好好挑起了上海昆剧团的担子,成为了一团之长。“40岁不到的年纪对武戏演员来说是最好的时候,我纵然心里有万般不舍,但我明白这不是贪恋观众掌声的时候,共产党员的责任在召唤我,我义不容辞。”提起这段岁月,谷好好的语气里有遗憾更有坚定:“只有培养好下一代昆曲人、打造好更多剧目,才能让昆曲的生命力绵延下去。”

坚定文化自信,打造戏曲“最好的时代”

身份转变后,谷好好依旧每天早出晚归,只不过地点从红氍毹到了办公室,从排练厅到了会议厅。一路在昆团成长,谷好好再清楚不过,当时团里每年演出天花板不过五六十场,市场号召力也相当有限,该怎么办?出人出戏出影响力,谷好好便按顺序一个个来。于是,上海昆剧团率先为一批中生代演员量身打造了剧目,黎安的《景阳钟》、吴双的《川上吟》、沈昳丽的《紫钗记》,以戏推人取得了惊喜的效果,写就了上昆演员连续三届“摘梅”的佳话。

数字最能直截了当地反映院团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13年到2019年,上昆演出场次翻了不止一倍,演出收入足足翻了六倍。其中,“临川四梦”四台大戏功不可没。2016年在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之际,上海昆剧团以逾10年积累一口气将《邯郸记》《紫钗记》《牡丹亭》《南柯梦记》完整搬上舞台,所到之处无不掀起“昆曲旋风”,袅袅昆音更是远飘海外主流剧场和艺术节,全球巡演已逾70场。“‘临川四梦’的上演对于上昆人来说是一次圆梦,翻开了新的一页。”谷好好对记者说:“我们用虔诚的心和认真的态度面对经典,真正实现中华优秀传统艺术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借此站在更高的起点传承经典。”

2017年10月,谷好好光荣地当选了中共十九大代表。总书记在报告中多次强调的“文化自信”给她带来了极大的触动,作为一名走过传统文化曲折道路的文艺工作者,她明白唯有深耕才能结出甜美的戏曲之果。总书记在给中国戏曲学院师生的回信中写道:“戏曲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繁荣发展戏曲事业关键在人。”在上海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一团一策”背景下,上海昆剧团坚持实行“学馆制”栽培年轻人,三年时间一百出传统折子戏是给每个青年演员定下的硬指标。在2020年上海戏曲院团夏季集训展演上,谷好好亲自上阵演出,身体力行地向青年演员诠释:“戏曲人的青春正是用汗水和泪水浇灌而成。”

去年央视春晚上,谷好好久违地携拿手武戏《扈家庄》选段与全国观众见面,这样的高光时刻让她感慨万千:“台上短暂的一分钟,让世界看到昆曲载歌载舞的精彩,台下几十年的苦与累都成了过眼云烟。”近几年,央视春晚戏曲节目连续有上海演员登台,让谷好好相当自豪:“这是上海戏曲艺术傲人成果的体现。”如今,身为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的掌门人,谷好好的心里除了昆曲外,也装下了京、沪、越、淮、评弹的发展和创新。朋友圈里,她一会儿为上海京剧院的演出季宣传,一会儿又忙着为上海越剧院的新戏点赞。

在4月22日举行的上海市戏剧家协会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上,谷好好当选为上海市戏剧家协会第八届主席。“使命在肩,唯有奋斗!”谷好好对记者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亦是‘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站在历史的交汇点,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必须与时代同步。身处文化发展的最好新时代,必须撸起袖子加油干!”

(王筱丽)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