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导演刘畅:我真正擅长的是现实主义题材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沈杰群
《棋魂》导演刘畅:我真正擅长的是现实主义题材

[导读]凭借高分爆款剧《最好的我们》《独家记忆》,青年导演刘畅的名字,与青春校园剧紧密绑定。

“围棋和别的体育竞技一样,又不一样,挺新鲜,我决定冒险赌一把。”

---------------

凭借高分爆款剧《最好的我们》《独家记忆》,青年导演刘畅的名字,与青春校园剧紧密绑定。

“之前我做了很多青春片,更多的经验来自我所经历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积累了一些别的东西。” 刘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

正在播出的改编自日本高人气漫画作品的《棋魂》,是刘畅所作的一次风格异于以往作品的尝试。

由胡先煦、张超、郝富申等主演的《棋魂》,在还原日漫原著的基础上,进行本土化改编,打造了一个既燃情又隽永的故事。1997年,小学生时光在爷爷家阁楼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棋盘,无意间唤醒了在其中沉睡千年的灵魂——褚嬴。故事设定褚嬴为梁武帝时的围棋第一人,爱棋成痴,却遭小人诬陷作弊,投水自尽。他的灵魂在人间徘徊,只因尚未追求到围棋的最高境界“神之一手”。小光和褚嬴约定,帮他完成夙愿。在此过程中,小光也爱上围棋,热血向前,努力成为职业棋手。

为了拍好这部剧,创作团队特别聘请了世界围棋混双冠军作为顾问,从剧本写作阶段开始全程参与执导。刘畅也在拍摄前特地去学习如何下围棋。“其实入门很简单,很有意思。围棋是男生能迅速喜欢上的东西。大家觉得它门槛高,特别难,其实不是”。

和他从前执导的爱情题材相比,《棋魂》所属的体育竞技题材,明显要冷门、小众。刘畅担心观众对题材接纳度的问题,“围棋和别的体育竞技一样,又不一样,挺新鲜,我决定冒险赌一把。”

一直以年轻人为创作轴心,刘畅觉得,年轻一代人更聪明,更开放,独立思考能力更强。“但是我认为大家在成长阶段经历的事、经历的情感都是一样的,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刘畅说,现在他想明白了,自己真正擅长创作的是现实主义题材,从人生的“直接经验”汲取创作灵感和养分。“对这个世界永远保持好奇,是我积累的源泉”。

中青报·中青网:青春剧还有突破的空间吗?

刘畅:青春题材已经不太新鲜了,你很难找到新的角度和切入点,观众对这类剧的要求也在变高。

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做青春题材影视剧更早,他们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做了,现在也照样不停地有新东西出来。所以我不太考虑突破这个事,只要你想拍的时候,故事能打动你,人物能打动你,你就认真去拍,这才是最重要的。市场喜欢的不是你拍什么,而是你能拍成什么样。

中青报·中青网:决定去拍《棋魂》的动力是什么?

刘畅:最早看到这个故事,我觉得特别适合改编。因为《棋魂》和传统印象中的日漫不太一样,《棋魂》的背景和叙事方式都特别现实主义,很接地气,故事也很真诚和动人。另外,我觉得围棋在大家心目中的标签还有一些正向、可发掘的地方,比如说围棋代表一种神秘的感觉,某种程度上是高智商的象征,以及围棋也有传统文化的韵味。

中青报·中青网:观众觉得你很擅长拍情感细腻的校园故事,你是带着个人经历体验去创作吗?

刘畅:我上学时本身是一个调皮、不听话的学生。青春片里所拍的校园故事,都是我亲眼见过或者是能想象的。我们拍的校园感情都比较懵懂,“石头缝里长出一些情感和情愫”,展现当时的学生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中青报·中青网:《独家记忆》展现一个宿舍4个女生的故事,《棋魂》又刻画了一群热爱围棋之人的面貌,你是否对群像创作有点偏好?

刘畅:《独家记忆》是一种纯群像的写法,我想展现她们那个人生阶段的横切面,4个女生的角色互为映照和参考,能让更多观众产生共鸣。像《棋魂》这么长的一部戏你光是怼着主角写,自己也烦,写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多了也会注水,我觉得刻画群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棋魂》比较特殊的一点是,主人公“时光”经历了从上学、冲段、定段,到成为职业棋手的几个阶段,每个阶段陪伴在他周围的人都不一样。

但凡还不错的剧,最后都是展现群像的,这也是我喜欢的方式。因为一部剧总要有主角和配角,在我看来,配角的刻画和经营一定也得认真做好,这样自然就会有群像感。我很难想象一个剧不是群像。(记者 沈杰群)

责任编辑:吕泽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