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2》幕后:水下拍摄长达6000小时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导读]2001年BBC出品的纪录片《蓝色星球》可以算是全世界探索海洋的自然纪录片的“开山鼻祖”,豆瓣评分9.5。时隔16年之后,《蓝色星球2》强势回归,并在腾讯视频播出。

(原标题:《蓝色星球2》幕后:水下拍摄6000小时)

 时隔16年强势回归 记录海洋的同时探索新的科学知识

 《蓝色星球2》的幕后:“记录与海”的“第二次握手”

2001年BBC出品的纪录片《蓝色星球》可以算是全世界探索海洋的自然纪录片的“开山鼻祖”,豆瓣评分9.5。时隔16年之后,《蓝色星球2》强势回归,并在腾讯视频播出,豆瓣评分高达9.9!在长达5年的拍摄过程中,BBC自然历史部为了这部7集的纪录片一共进行了125次远征,拜访了39个国家,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洋几乎所有的海域,甚至包括南极冰盖下的深海海底。光是水下拍摄,就长达6000多个小时。

幸运

浪人鲹捕鸟,拍摄前连一张静止的照片都没有

浪人鲹的体形巨大,就像是40公斤重的斗牛犬,攻击性很强。摄制组在布里斯托尔听到一些南非渔民的传言说,他们看到浪人鲹跃出水面,捕食空中的海鸟,但是没有任何图片或视频画面来证实这一说法——20年来,米尔斯·巴顿(《海岸》一集导演)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拍摄任务,要拍摄的行为居然连一张静止的照片都没有。

摄制组四个人带着800公斤的拍摄装置,包括一台稳定摄像机,来到塞舌尔的一个偏远环礁,从船上进行拍摄。“我们到达时非常兴奋。这种鱼跃出水面,似乎的确是在捕食鸟类。不过,这种情况毫无规律,而且速度很快,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调整镜头来拍摄。”一周下来,只拍到几个镜头,摄制组充满了挫败感。

幸好,摄制组在塞舌尔的向导彼得·金很了解这种鱼。他建议前往一个偏远海滩。在那里,每个月有几天涨潮时,浪人鲹会靠近海岸,摄制组能更好地观察它们从水下跟踪鸟类。彼得甚至能预测出那些最可能发动袭击的浪人鲹。“最终,我们放弃了高科技的方法,只是将摄像机固定在三脚架上,依照当地向导的建议,成功拍摄到浪人鲹不可思议的捕猎场景。它们凌空跃出水面,真的捕获到了空中的海鸟,它是名符其实的食鸟鱼类。”米尔斯·巴顿感叹,“虽然我们配备了昂贵的高科技设备,可是我们能够在现实中拍摄到这种捕食鸟类的野生鱼类完全要归功于当地人的知识。”

勇气

甲烷火山,深海的秘密只泄露了一次

在《蓝色星球2》中,摄制组要在8000米深的水下探索生命的奥秘:在海底,有行走而不是游泳的鱼类;以骨头为食的蠕虫;终其一生都生活在水晶海绵笼子里的小虾;布满毛发的螃蟹以喷涌而出的硫化氢气体为食;小虾徘徊在团状化学物的边缘,那里炽热无比,温度高得甚至能将铅熔化……

这样的拍摄相当的危险。“《蓝色星球2》是人类历史上首次把潜水艇开到南极的深海海底。” 制片人奥拉·多尔蒂介绍,当时水温冷到零下1.8度,潜水艇的作业出现了故障,“当时是在450米的水下,潜水艇开始漏水,如果把这个故事讲完,你就不敢和我去潜水了,但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我们把漏水的地方修补好就继续潜水了。拍摄的过程总会出现危险的情况,这是因为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到达了人类已知的边缘,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奥拉还带领摄制组到墨西哥湾海底的盐水池拍摄,“这是一个近乎神话般的湖泊,可是对那些四处游荡,误入其中的动物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死亡陷阱”。他们又冒险深入海湾西部,来到了一个被探险科学家兼深海研究员萨曼莎·乔伊博士称为“泡沫薄幕”的地方。第一次触底时,摄制组只看到一片了无生机的荒芜之地。

突然,正前方的海床上有东西弹射而出,并且快速上升到了水柱里面,那是一个巨大的气泡,有篮球大小。它在上升过程中,身后留下一串泥沙。紧跟着又冒出一个气泡,然后是另一个……突然之间,潜水艇完全被巨大的甲烷气泡包围,它们从几分钟前仍旧空旷无垠的深海沙漠中喷发出来。人们仿佛置身于另一个星球,“摄制组给它起了个昵称叫‘世界之战’。我们在探险过程中又去过两次‘世界之战’,可是再也没看到甲烷火山的喷发。深海在无意中泄露了它的一大秘密,但是只有一次。”奥拉说。

新奇

猪齿鱼使用工具,鱼的智力要重新定义

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孕育了多种多样的物种,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动物们竭尽所能,力求能在竞争中占据优势。摄制组一直在寻找能体现这一点的故事,研究员约兰德·波西格读过一篇介绍猪齿鱼使用工具在竞争中力拔头筹的论文。

可是,当时摄制组并不清楚有多少鱼能做出这种非凡行为,也不知道该在哪里或者如何拍摄。约兰德与住在大堡礁蜥蜴岛上的亚历山大·威尔博士取得联系,并请求他帮忙寻找这些猪齿鱼,看看它们是否表现出类似行为。果不其然,他在多次潜水之后最终发现,有些猪齿鱼使用石头作为砧板来敲开蚌壳,特别是有一条鱼会不断返回特定的硬珊瑚。它用嘴叼起蛤蜊,然后游回珊瑚,开始用力重击。珊瑚的作用其实就相当于一个铁砧,它把珊瑚作为工具来敲开蛤蜊,然后吃里面的肉。它每次都会撞击珊瑚礁的特定位置。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摄制组花费100多个小时到水中拍摄这种小鱼,并掌握了它的日常活动路线。“我们都很喜欢这只猪齿鱼,给它取名珀西。有时,它会向沙子吹气寻找蛤蜊,有时会抢夺其它鱼的猎物,不过它总是直接游回我们所说的它的城堡。”《一个海洋》一集的助理制片人雷切尔·巴特勒介绍,在《蓝色星球2》拍摄之前,还从未有人在大堡礁拍到过鱼类使用工具的情况。目前已知的只是2011年有过这一行为的相关科学记录,就连在蜥蜴岛长期生活的亚历山大·威尔博士也从未见过这一现象。“珊瑚礁中生活着许多鱼类,它们每天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所以如此不可思议的行为居然被长期忽视,也许根本不足为奇。”

执著

群鲸围猎,摄制组必须要向大自然寻求线索

“大自然派出海鸥担任信使。”当埃里克·坎通纳提到海鸥会跟在拖网渔船后面寻找鱼时,许多人还笑话他,不过他的说法是有理论基础的。如果渔船的拖网里面有鲱鱼时,海鸥确实会跟在后面,所以鲱鱼会引来虎鲸,然后是座头鲸。两年来,制片人乔纳森·史密斯也曾根据此理论跟踪鲱鱼群,以及虎鲸和座头鲸的行动。他曾经借助循环呼吸器(一种美国前军事潜水器材,在它的帮助下,拍摄人员的潜水从45分钟延长到了3个小时),潜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也曾经跟踪鲱鱼从北极的开阔海域进入峡湾,可是当时摄制组没能明白鲱鱼群早在一年前已经离开,随之离开的还有鲸鱼。

这回拍摄将是史密斯最后的机会。摄制组驻扎在北极圈内偏远荒凉的温格索亚岛,那时正值11月,太阳升起的时间每天都会晚20分钟,白昼短得要命。摄制组一路向北驶入开阔海域时,史密斯已经和许多联络人取得联系,其中包括挪威虎鲸调查部门的科学家、渔民和向导,他们早已各自乘船出发了。摄像师特德·吉福德也配备了辅助工具,在陀螺稳定臂上放置了1000毫米长镜头,这样在几公里外就能观察到聚集的海鸥。他还负责掌管航拍摄像机,就算船体剧烈晃动,镜头仍旧会保持稳定,而且能够慢速拍摄。全世界共有5到10台这样的航拍摄像机,它们最初是为美国军方设计的,如果没有特别安全许可,它们是不能从一个国家带往另一个国家的。船长托雷安装了一个程序,以便监测海上交通状况。坎通纳的理论表明,有船和海鸥就代表有鲱鱼,有鲱鱼就代表有虎鲸。座头鲸是最后出现的变量。摄制组只要万事俱备,加上光线和少许运气,就有机会拍到座头鲸张开大嘴进食的画面。

然而,10天过去了,摄制组一无所获。船上可能只有史密斯还保持着乐观,“通常我们到现在早该看到大量虎鲸了,只要海洋生命乐意帮忙,我们就能拍到想要的画面。”等待在第11天有了结果。先是虎鲸。他们通常喜欢三五成群地外出活动。摄制组朝着它们的方向缓慢前进,途中又发现了另一群主角——座头鲸。

突然在卡尔德峡湾,放眼望去到处是虎鲸修长的身影滑过水面,同时座头鲸一个挨一个地上下起伏,史密斯非常兴奋:“它们要开工了。”话音刚落,小鱼开始跃出水面,整个海面就开始沸腾起来。 然而,36吨重的座头鲸凌空跃起,镜头里驼背鲸的血盆大口只占据了画面,然后又重新钻入水下。

船长调转船头。当海面出现银色亮光时,鲸的身影再次向船头靠拢。这次摄影师特德早已做好准备,镜头正好对准目标。当这条鲸跃出水面时,鱼群开始惊慌逃窜,随后座头鲸冲出水面,张大嘴巴将猎物吞入腹中。接着伴随着一声巨响,它巨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海洋深处。这是《蓝色星球》第一次拍到这样的捕猎行为,是前所未见的科学发现。

悲伤

见证海洋危机 最痛心珊瑚白化

《蓝色星球2》还介绍了许多引人注目的海洋危机。例如,我们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塑料制品,现在广泛出现在全世界的海洋中,甚至包括北极的冰层中。据估计,每年倒入海洋中的塑料制品高达800万吨。这就相当于每分钟将一辆垃圾车的垃圾倒入海洋,或者在世界上每2.5厘米的海岸线上丢弃五个装满塑料的食品袋。因此,“摄制组只要看到海上漂浮的塑料,都会收集起来,有时是在拍摄之后,再从海洋中收集塑料制品。”总导演詹姆斯·霍尼伯内说。

最令人痛心的是珊瑚白化问题。2016年,大堡礁的海水温度升高,而且持续时间很长,足以对珊瑚造成毁灭性影响。当海水变暖时,珊瑚会出现白化现象,迫使那些原本进行光合作用,为珊瑚提供颜色的微生物离开珊瑚,结果导致珊瑚白色的骨骼全部裸露在外。当时,厄尔尼诺事件导致海水温度上升,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系统出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度。当珊瑚礁出现白化现象时,摄制组安装了一台固定摄像机来监测事态的发展程度,结果是毁灭性的。受观测的珊瑚礁大约90%的分支珊瑚出现白化并且死亡。《蓝色星球2》摄制组在蜥蜴岛亲眼见证了发生在大堡礁的情况,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珊瑚礁死亡事件。

每个故事都凝结了摄制组的耐心、勇气以及对科学的执著。“在拍摄这个系列节目时,最吸引我的就是我们始终冲锋在科学前沿。我们不是单纯地报道这些科学故事,而是在帮助探索新的科学故事,目前至少有15篇科学论文都是以我们拍摄的画面作为研究基础的。”詹姆斯·霍尼伯内说,“这不仅是我们这次拍摄的主题,同时也是整个《蓝色星球2》系列的主题。”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