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亮点多:深挖热点共鸣 释放积极幽默

来源: 环球网 

[导读]《脱口秀大会》是一档喜剧脱口秀节目,喜剧脱口秀是以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方式输出价值观,《脱口秀大会》模式创建了“中国式幽默”的正确打开方式,将“自嘲式中国幽默”与“欧美喜剧文化”进行了创新嫁接。

(原标题:脱口秀大会亮点多:深挖热点共鸣 释放积极幽默)

《脱口秀大会》创建“中国式幽默”正确打开方式

《脱口秀大会》是一档喜剧脱口秀节目,喜剧脱口秀是以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方式输出价值观,《脱口秀大会》模式创建了“中国式幽默”的正确打开方式,将“自嘲式中国幽默”与“欧美喜剧文化”进行了创新嫁接,以创造力、表达力、口才力和带动力做到让国人“开心”。

一层开心是让人们享受欢笑,以节目的喜剧创造力为观众带来快乐愉悦。二层开心是打开心扉,引领人们用幽默乐观的心态去看待和接受生活中的变化,让人们学会正确看待生活中的幸福与磕绊、得意与失意、成功与挫败、志同道合与观念迭代。而第三层则让人们在笑过、思考过之后,去包容和理解,去消化和重启,欣然达成与生活的和解,继续积极的面对一切顺境逆境。

差异喜剧定位,开拓先锋品类

长久以来,对于脱口秀这一节目类型,无论是电视综艺还是网络综艺都探索尚浅。面对西方媒体对脱口秀形态风生水起的运用和发展,“中国人缺乏幽默感”的感叹、“政治不能随意调侃”的“无奈”似乎都成了颇为“合理”的解释。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并不是。《脱口秀大会》找准了脱口秀形式与内容承载、大众审美的契合点,为这一个本无国界的节目形式找准了中国定位。

《脱口秀大会》秉持着严密的脱口秀逻辑去构建内容,成功的创建了stand-up comedy节目的高级形态。在形式上突破了传统同类节目的单薄、模糊的节目形态,不仅赋予了stand-up comedy明确的节目形态,还创新性的加入了漫才(日语词,指站台喜剧等形式)、musical comedy等新的形式。

《脱口秀大会》以小场景围观、party式互动和聚焦式的演讲等经典又新颖的形式,让喜剧节目从依赖虚拟故事情节的相声小品中解脱出来,相比于传统的喜剧节目,《脱口秀大会》深入高级的地方在于其对主题提炼的高度,在于对社会的洞察和透视,还在于它更大更密集的信息量释放。

节目成功的达成了由一个人去展现一群人的效果,比如对倪萍煽情的归纳和调侃,映射出了那一代人注重情感共鸣的普遍特点。节目选题具体但却做到了内涵的无限延展,讲述者幽默风趣又不失机智的交谈,构建了经典的脱口秀节目样态,也吸引了时尚消费新锐的青年人群。

《脱口秀大会》以差异化的喜剧定位完成了对喜剧脱口秀市场的一次开拓,助力中国喜剧脱口秀生态圈的形成,开创了中国综艺节目的先锋品类。

塑造个性灵魂,释放积极幽默

《脱口秀大会》以“幽默不论资历,好笑要有意义”为口号,让素人与明星平等竞技,让他们共同为团队的荣耀而战。

节目将“单人秀”、“搭档秀”与“群聊秀”三者进行了混搭交叉,独创了明星助阵环节,明星要和素人一起为自己的团队而战。节目中的素人因为来自不同的领域,有着不同的身份和职业,因此他们有着明星所不具备的经历和特质,也正因此,他们所表达的脱口秀内容更具风格和特色,具有独特的魅力和深度。

《脱口秀大会》发掘平凡且有个性的灵魂,让素人充分的展现平凡人不平凡的一面,让线上线下的观众通过现场交流和网络互动实现交互,构建了一个所有人可对话的空间场。

踏实务实的中国人有着自己坚韧的幽默哲学,这种生活哲学化成对未来的乐观和希冀,化成在当下的清醒与努力,即便是平凡普通的中国人他们也有着对现实积极向上的认知。

《脱口秀大会》注重于表现中国人的内在幽默,致力于普通人的口才表达、游说能力与绅士精神三个层面的展现与培养,成功的构建了中国人另一种深刻睿智的精神面貌。同时,小人物的发声让人们看到了中国有脱口秀表达的广阔土壤,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脱口秀的未来。

深挖热点共鸣,弘扬智慧心胸

网络综艺节目虽然在互联网环境下进行制作和传播,但早已过了依靠技术和娱乐取胜的时代,以用户为核心的内容表达和价值传递才是突围致胜的关键。

《脱口秀大会》在选题上直击社会热点和现代人的痛点,比如“这个标签我不背”、“做人不能太折腾”等主题,其内容涵盖丰富,涉及了乱贴标签、女性消费观、减肥误区等诸多方面,让观众在欢笑之余又有诸多思考,让高级的智慧和亲切的幽默相得益彰。

节目的表现形式尊重当下大众碎片化阅读、观赏习惯的变化;表达内容源自观众最切身的生活感受和社会关注点,节目响应文艺节目为观众而创作的初心,真正的做到了从观众中来,到观众中去。

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曾言:“幽默的内在根源不是欢乐,而是悲哀。”高级的幽默皆源于生活的荒诞之处,但好在这种直面荒诞的勇气却可以让人们变得乐观。

在《脱口秀大会》节目中,无论是“犀利主妇”思文对妇女标签的解读,还是何洁吐槽带娃的心酸历程、亦或是撒贝宁围绕北漂话题的探讨,都直接戳到了当今各种有代表性群体的心里深处和生活痛处。“地下四层的房租非常便宜,但我还是选择了地下二层,因为我比较喜欢住在高层”,对北漂一族,Rock在节目中这样表述,好笑又心酸。

好在喜剧脱口秀的定位又将这些痛处用恰到好处的调侃、千帆过尽的淡然和笑对生活的勇气进行了消解。优秀的文艺作品总能让欣赏的人照见自身,《脱口秀大会》以强大的内容承载力和价值观张力容纳了当今的热点共鸣,在这个疾驰奔波的发展时代赋予了人们智慧的心胸。

责任编辑:杨海波